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科竞赛>>正文

上游新闻:美女大学生靠这部9分钟的成片获得了全国一等奖
2020-10-14 08:32 上游新闻记者 曲鸿瑞  审核人:魏巍

“我们不敢了,我们再也不敢了,我们错了……”妈妈带着哭腔把女儿和自己反锁在厨房里,并用肩膀死死的抵住木门。而在墙的另一面,穷凶极恶的父亲拿着刀想要破门而入。

不要担心,这不是现实生活中正在发生的悲剧,而是重庆交通大学的学生们拍摄的禁毒微电影《窗外》的一个片段。凭借出色的演技和扎实的剧本,这部作品从全国186所高校的508件作品中脱颖而出,荣获全国首届大学生禁毒公益微艺术大赛一等奖。

“这部作品的导演是个小姑娘,今年才大二,能吃苦也很厉害。”重庆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党总支副书记魏巍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拍摄微电影的导演张婧是人文学院新闻传播学专业2017级学生。“为了这部作品,他们用了整整一个暑假。前后剧本打磨、视频剪辑方案都是我们和学生一起讨论的结果。最后由学校党委宣传部推荐参加的比赛。”

那么,这部《窗外》拍摄过程中都经历了哪些困难?期间又发生了哪些故事?张婧又为何会把镜头聚焦于社会类题材呢?

3月3日下午,上游新闻记者专访了张婧,听听她的拍摄故事。

9分零7秒的成片,素材却有200多分钟

齐肩的长发、爱笑、白色衬衫,这是见到张婧的第一印象。

“都说爱笑的女生,运气都不会差。所以我凭着《窗外》得了好几个奖项。”张婧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除去这次的全国性奖项,《窗外》还得了学校的一些奖,包括法治文化艺术节微视频比赛一等奖,首届影像文化艺术节微电影一等奖。“我现在正在筹备新的微电影,讲述一个出狱人员如何重新融入这个社会的故事,还是现实主义题材。”

对于在校园内拍摄微电影,张婧坦言,电影前期的筹备和拍摄,是一个挺艰难的过程。“我现在是在双福校区上课,那里的交通环境相对比较闭塞,资源和条件也有些不足,但我会去克服。”

拍摄《窗外》前的统筹剧本阶段,张婧和母亲的饰演者白雪一起,依据两个人的一些成长经历,并融入一些戏剧化的元素,整理出了最初的剧本框架。“最开始不是禁毒的,后来决定拍摄禁毒题材,也是希望能通过一个不太圆满的家庭故事,给人一种启发,就是家庭的伤痛会给每个孩子心里留下伤疤。”

为什么不选择贴近生活的校园题材?张婧表示,自己非常喜爱现实主义题材,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聚焦社会问题,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。

拍摄结束后,张婧对毒品给社会的破坏性也有了更深的印象。“在拍之前,我对毒品了解并不多。但‘吸毒’和‘家暴’,的的确确都是对社会具有破坏作用的行为,我们应该对其秉持‘零容忍’的态度。一次错误的选择,毁灭的可能是一个人的人生或是整个家庭。这个社会应当是往更高文明程度去发展的,我期望它更具有人性的温度。以后我也会一直提倡‘禁毒’和‘反家暴’,希望能被更多的人们接受并认同。”

在张婧的电脑里,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成片只有9分零7秒的《窗外》,却有200多分钟的剪辑素材。

“整体素材有一千多条,时长有两个多小时,我用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去审核整理。”面对这么多的剪辑素材,张婧一共做了两个版本的剪辑。“第一个版本是学姐在暑假剪辑完成的,这个版本和我想要的有些差别。就想再做一个导演剪辑版本。”

“我想用《辛德勒的名单》中的艺术表现手法,小女孩的红色裙子是画面中唯一的色彩。”张婧解释称,我希望用这种具有一定视觉冲击力的方式,通过这一抹红色来实现对所有瘾君子父母的启迪警醒作用,就像《辛德勒的名单》中红衣小女孩对辛德勒的启迪警醒作用一样。“最后参赛的作品,我也选择用这个版本,感觉多了艺术的表达。”

不是专业学校科班生,但会坚持拍电影这条路

《窗外》拍摄的时候,张婧正在念大一,也正逢军训,大二的学长学姐都从双福校区搬走了。

“第一个问题是拍摄时间,这部影片是为全国思政微电影做准备的,拍摄时间很紧。还好剧组的所有人都愿意牺牲暑假。”张婧回忆道,除了拍摄时间,电影中的每一个镜头也都是在高温下坚持的结果,但大家都非常卖力。“为了让影片呈现出来的质感更真实,家暴场面都是真打,拳脚都是真实的。”

而作为导演的张婧不忍心喊“卡”,然后重新拍摄。“我只希望可以一遍过,好在演员们的情绪都很到位。有一次,白雪演完之后躺在地上哭得起不来,我就冲过去抱着她一起哭,感觉大家的心都是在一起的。”

在影片中,上游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了一位小演员,这个小女孩是如何选择的呢?

“整个微电影最难解决的演员问题就是小女孩了,也就是童年郑诗。这个小女孩叫周祉希,是我们学校德园十四栋宿管阿姨的孙女。”张婧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当时为了找合适的小演员,自己不但亲力亲为,还会和剧组的同学一起讨论适不适合剧中的人物设定。“有一个学姐跟我推荐十四栋宿管阿姨的孙女,我就赶紧找了她,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女孩大眼睛的时候,我就决定就是她了。而宿管阿姨听说我们在拍电影,也很支持我们。这个小女孩是我们剧组里的小公主,我们给她买了一身红裙子,大家每天都轮流照顾她,拍家暴场面的时候一定要有人把她带出去,我们不想让小孩子看到任何不好的画面。”

“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,得到许多人的帮助。”张婧表示,“非常感谢学校领导和老师,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。”

“我刚刚考入重庆交通大学的时候,还是旅游管理系的学生。”张婧为此向学校申请了转系并顺利通过。“拍电影这条路,我不会退缩或放弃,它是我的方向。我也知道这条路上有很多限制因素。我很喜欢的一个新人导演文牧野,他用了三年时间才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田壮壮导师的研究生,我希望自己也能那样。”

在采访的最后,张婧谈到了自己的梦想。“我一直用罗素的一句话来勉励自己——人为什么而活着?爱情、知识和同情心。对现阶段的我来说,保持对知识的渴望和积累,保持对现世的同情心,对我来说很重要。我会一直要求自己成为一个有温度、有共情能力的人,希望电影作品是我表达温度和态度的载体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曲鸿瑞

https://www.cqcb.com/hot/2019-03-03/1470773.html?from=groupmessage

关闭窗口
提示: 网站导航组件在当前页面和配置下,没有获得可显示的导航项。